污染防治

2015年01月09日

項目概況 預防并治理有毒有害物質的危害與污染刻不容緩 化學品一方面為人類社會的經濟和工業發展帶來許多惠益,另一方面有些化學品的危害特性對人體健康和生態環境造成損害。很多情況下人們僅僅關注化學品的福利性,缺乏對化學品危害性的認識,疏于采取有效的危害預防和污染防治措施,從而使有毒有害化學品潛藏于我們的生活之中,更有甚者造成慘痛的災難與代價,例如2015年8月12日發生的天津港爆炸事件,造成203人死亡,直接經濟損失估算或達700多億。又如,1984年12月3日發生在印度的博帕爾化學品泄漏事件,并造成近百萬人死殘,并影響后代的健康。2012年聯合國明確提出全球化學品污染對可持續發展和人類生計構成了嚴重威脅,尤其是長期接觸某種單一或者混合起來的低濃度或亞致死濃度的化學品。更應注意的是,有毒有害物質不僅僅存在于生產過程和產品之中,也存在于工業活動和消費所產生的廢物和廢物處理過程之中,對人體健康、水體、空氣、土壤等生態系統造成污染。因此,預防并治理有毒有害物質的危害與污染刻不容緩。 為什么要關注有毒有害物質? 化學品從原料提取到生產加工、運輸、儲存、使用再到廢棄處置的生活周期中會釋放多種化學物質,這些化學物質可以通過室內環境、食品、飲用水、空氣、土壤、河流和湖泊等傳播,其中持久性的有機污染物能夠長距離轉移,甚至到達人跡罕至的雨林、深海和極地地區,并隨食物鏈在生物體內累積起來,最終對人類和動物產生毒性影響。人們生產和生活中所產生的有害廢棄物若處置不當也會產生有毒有害物質,從而為化學品提供了更多與人接觸的機會,由此產生嚴重的健康影響,特別是對婦女和兒童。 全球范圍內目前有登記的化學物質有20多萬種。 《中國現有化學物質名錄》收錄4萬多種化學物質,并以此為依據將新化學物質與現有化學物質區別開來。必須注意的在這些已知的化學物質之中,政府部門和商業機構對其危害性的評估十分匱乏,很多化學品未經評估就已經上市銷售了,只有在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相關化學品具有危害或潛在危害的情況下,才會采取某種程度上的控制措施,這種對化學品的管理往往存在區域上的巨大差異,由此使消費者承受未知和未受控制的風險和危害。


我們的工作

綠色和平以行動帶來有毒有害物質的預防和污染控制方面的改變。我們決心用一代人的努力推動可持續的、公平的生產和消費行為,停止工業生產中有害化學品對環境的污染。 1.?推動企業“去毒” 綠色和平相信行動帶來改變。面對工業生產過程和終端消費品中頻繁出現的有毒有害物質,綠色和平堅信推動企業和不同行業在終端產品和供應鏈中淘汰使用有毒有害物質,從源頭對產品的設計、工藝流程和供應鏈進行變革創新,使用對人體健康和生態環境無害的替代品,是捍衛無毒未來的解決之道。 ——電子垃圾 信息技術產業的蓬勃發展激發了人們愈發猛烈地消費電子產品,產生大量的電子垃圾。根據聯合國的統計,目前電子工業每年產生4100萬噸的電子垃圾,而這一數字最快到2017年就可能增加到5000萬噸,并且發展中國家已經成為全球電子垃圾非法傾倒的主要地點,包括智能手機在內的廢棄電子產品給環境和當地居民健康帶來嚴重危害。作為全球增長速度最快的廢棄物,電子垃圾含有眾多有毒有害物質,如汞和鉛等重金屬以及能夠擾亂人體內分泌系統從而影響人體生長、生育和神經發育的“環境激素”。綠色和平呼吁所有企業都要去除產品和供應鏈中的有毒有害物質,特別是溴化阻燃劑(BFRs)和聚氯乙烯(PVC),因為這些物質會在產品的整個生命周期中對環境和人體健康產生危害。此外,綠色和平也呼吁電子企業以負責任的態度回收自己的廢棄產品,并進行無害化處置。 ——紡織行業 紡織行業是中國經濟的重要支柱產業,也是需要進行有效變革的產業之一。因為中國紡織業的發展是建立在大量化學品使用的基礎上,其中紡織行業使用和排放的有毒有害物質已經嚴重影響了中國的生態環境,是珠江和長江等重要水系遭受污染的重要原因之一。綠色和平通過對紡織行業的供應鏈及產品進行調查和科學檢測,發現國內外主要時尚品牌產品和其供應鏈中含有大量有毒有害物質,污染生態環境造,危害人體健康。在綠色和平的推動下,全球已經有三十多個時尚品牌做出了在產品和供應鏈中“去毒”的承諾,明確了重點淘汰的有毒有害物質的名單和時間表。這些主要品牌的承諾與行動,也將在綠色和平的監督下掀起全球范圍內紡織行業“去毒”的浪潮。 2.?推動政策進步 減少和消除有毒有害物質需要法律和政策的明確規定和有效實施。“末端治理”的思路不能勝任實現化學品的健全管理和創造一個無毒的未來的目標。政府部門應制定一個整體方案,把減少、限制、并最終消除有毒有害物質污染作為優先目標,同時設定明確的時間表。同時,對有毒有害物質的使用和排放進行普查和建檔,確立污染物排放和轉移登記系統,兩者都必須向公眾開放。綠色和平一直積極的開展工作,推動政府制定和落實相應的政策和法律法規。 3.?減少重金屬污染 有色金屬行業是中國重金屬排放的主要來源。眾多礦產開采和冶煉活動之中,鉛鋅采礦活動污染最為嚴重且已經造成對生態環境的污染。重金屬污染物不但造成水土污染,更可經農作物進入食物鏈,使得附近居民透過呼吸及飲食吸入大量重金屬后,會出現各種中毒反應,包括腎臟破壞和中樞神經系統嚴重疾病,甚至癌癥。綠色和平通過對中國主要有色金屬生產地和污染大戶進行調查并對周邊環境情況進行科學檢測,發現重金屬對土壤環境、農作物和當地居民造成的污染與危害,以此監督《重金屬污染綜合防治十二五規劃》的實施,并呼吁嚴格的《土壤污染防治法》。

重要項目進展

1.?2006年項目 經過三年努力,促使戴爾(Dell)、宏基(Acer)與聯想(Lenovo)三大電腦產品公司承諾逐步停止在產品中使用有毒化學品原料。此三家公司佔有超過全球30%的電腦市場份額。 2.?2007年項目 通過傳媒報道,揭露大量對環境有害的“洋垃圾”從英國出口到中國的事情。中國國家環保總局表示,將嚴格地控制對環境有害的“洋垃圾”進口。 綠色和平組織志愿者探訪有毒電子廢物污染重鎮——廣東貴嶼鎮,激勵公眾為環保行動起來,也希望他們能將自己的感受傳播給更多愿意參與、支持環保活動的人。 3.?2008年項目 協助沈陽市環保局推出了《沈陽市環境保護信息公開辦法實施細則(試行)》,這是中國第一個地方性的環境信息公開法規,給予公眾更多獲得環境信息的權利,尤其是水污染排放相關的環境信息。綠色和平又與15名沈陽大學生志愿者將立體的「沈陽環境信息地圖」帶到東北大學,希望普通市民從了解污染企業的環境信息開始,保護身邊的環境,監督和檢舉污染行為。 綠色和平成員們于六月登上了香港貨柜碼頭,向政府及公眾揭露兩個裝有有毒電子廢物的貨柜。香港環保署在綠色和平的壓力下扣留和調查了兩個貨柜,并就非法電子廢物貿易的法規與業界加強溝通;中國內地海關及環保部門也就此加強巡查。 4.?2009年項目 發布《沉默的大多數》調查報告,揭發包括殼牌、雀巢、中國石化、東風汽車、和湖南有色等在內的18家中外企業公然漠視《環境信息公開辦法(試行)》,存在隱瞞污染物排放信息的違規行為。綠色和平要求這些企業尊重公眾的知情權,立即公開完整和確切的環境信息,同時呼吁政府加強監督企業,并將更多有毒有害物質納入監管范圍。報告促使了各級環保部門和多家公司進行調查和回應。 經過9個月的多次實地調查,發布調查報告《解“毒”珠江——珠三角工業水污染調查》,指出一些港資企業和內資企業向珠江排放重金屬和威脅人體健康的有毒有害物質。綠色和平要求這些企業立即停止污染,同時呼吁政府將更多有毒有害物質納入監管,并最終消除有毒有害物質的排放,達到清潔生產。廣東省環境保護廳于2010年1月把報告中提到的三家污染企業列于2010年20家掛牌督辦的污染企業之一,重點跟進其治污工作。 5.?2010年項目 多次在長江上、中、下游的重慶、武漢、馬鞍山和南京取樣調查,并在取自這些城市的野生鯉魚和鯰魚體內測出了被稱為“環境激素”的壬基酚和辛基酚。《毒隱于江——長江魚體內有毒有害物質調查》報告的發布引起媒體和公眾討論。環境保護部在2011年1月1日更新的《中國嚴格限制進出口的有毒化學品目錄》新增入壬基酚,這也是中國官方首次將壬基酚等有毒有害物質納入管理。 發布《時尚污染——兩個中國紡織專業鎮環境調查》,揭露在中國著名的“牛仔褲鎮”新塘和“內衣鎮”古饒存在的嚴重環境污染,以及地表水和底泥中的重金屬超標現象。報告相關新聞在中央電視臺新聞頻道播出后,引起了新塘政府的高度重視,提出了對污染企業的“零容忍、全追究”原則。 6.?2011年項目 綠色和平分別在5月和12月發表報告《玩具鴨之憂》和《兒童產品中重金屬含量的調查》,指出玩具、文具和常見禮物中含有環境激素和重金屬等有毒有害物質。玩具中的鄰苯二甲酸酯等“環境激素”,可能干擾人體內分泌系統甚至影響兒童發育。報告發表后,中國國家質檢總局迅速回應,并將鄰苯二甲酸酯的限量規定列入《國家玩具安全技術規范》及《嬰幼兒泳池套裝安全要求》之內。我們更制作了《無毒消費品指南》,協助公眾購買無毒產品,指南廣受公眾歡迎。綠色和平的報告和活動亦促使了香港消費者委員會的跟進。 2011年7月到9月,綠色和平發布了《時尚之毒》的系列報告,揭露Adidas、Nike、Puma及李寧等知名服裝品牌的供應商在生產過程將“環境激素”排入中國江河。綠色和平在北京、香港特別行政區、在全球多個地區,發起非暴力直接行動及互聯網活動,將“為中國江河去毒”的呼聲傳達給這些品牌。同年11月,Puma,Nike,Adidas,李寧,H&M和C&A六個品牌承諾到2020年實現所有有毒有害物質的零排放。他們更制定了共同行動計劃,通過詳細的步驟來達到這一目標。而在2011年12月20日的第七次全國環境保護大會上,中國國務院公布將建立“有毒有害化學品淘汰清單”和“重點環境管理化學品清單”,加強對監控危害健康和對生態環境具有長遠或潛在危害的化學品使用。 2011年8月,綠色和平調查了云南曲靖的鉻渣污染及公布情況之后,云南曲靖市稱將確保在2012年底前完成南盤江邊堆存的14.84萬噸鉻渣無害化處理,并做好堆渣點的土壤修復工作;而中國國家環境保護部在9月明確表示停止受理、審批云南省曲靖市的所有工業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文件,直至該市全部完成非法傾倒鉻渣和被污染土壤的處置工作等整改要求。 7.?2012年項目 2012年,綠色和平發布《潮流·污流——全球時尚品牌有毒有害物質殘留調查》,將調查范圍進一步擴大到全球20家時尚品牌,包括Zara 、Metersbonwe(美特斯邦威)、Levi’s(李維斯)等,但令人遺憾的是,此次調查在全球主要時尚品牌中發現了更多的有毒有害物質。此后,綠色和平對這些品牌的供應鏈展開調查,發現位于浙江省紹興縣的濱海工業區和杭州市蕭山臨江工業園區的集中污水處理廠排放的污水中含有具有生殖毒性和致癌性的多種有毒有害物質。這項題為《潮流·污流:紡織名城污染紀實》的調查引起了品牌和有關政府部門的關注,眾多時尚品牌參與到綠色和平的去毒承諾中來,環保部在化學品環境風險防控十二五規劃中將紡織行業列為重點監控行業,并推出58種優先管理物質名錄。 2012年3月至4月,綠色和平采集了中國五個城市十一個家庭的室內灰塵樣本進行檢測,并發布報告《家里的灰霾》。檢測針對目前國際國內關注度較高的四類有毒有害物質。結果顯示全部樣本中都存在上述四類有毒有害物質,且濃度范圍與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研究相一致。這表明中國公眾可能通過室內灰塵暴露于多種有毒有害物質的復合影響之下。基于此發現,綠色和平建議完善中國化學品管理體系,為公眾創造一個“無毒”的未來。 8.?2013年項目 綠色和平發布調查報告《童流河污——中國童裝重鎮產品有毒有害物質殘留調查》,指出中國童裝生產重地福建省石獅市伍堡工業集控區的印染企業廢水中含有包括環境激素在內的多種有毒有害物質。而工業區內集中污水處理廠的深海排污管道向南海海域排放大量污水,在海面上形成總面積超過6萬平方米的數個黑色污染帶。綠色和平呼吁政府加強化學品管理,推動企業公開污染物排放與轉移信息,接受公眾監督,并逐步淘汰有毒有害物質在紡織行業中的使用。 綠色和平發布“去毒”時尚排行榜,對全球主要品牌供應鏈中杜絕有毒有害物質的使用和排放、整治水污染的承諾進行監督。阿迪達斯和耐克,李寧等品牌被認定為漂綠。未能有效地實現他們的去毒承諾。 9. ?2014年項目 綠色和平發布《“有色”米——湖南衡東縣稻米重金屬污染調查》報告,調查分析結果表明有色金屬行業為當地稻米鎘超標重要原因。該調查對以有色金屬企業為主的湖南省衡陽市衡東工業園(大浦片)周圍的稻谷、稻田土壤及地表水樣本進行了檢測,結果顯示重金屬超標嚴重。綠色和平呼吁政府對已經查出中重度污染的土地實行禁耕,并公開信息,同時加強對有色金屬行業的合理規劃和嚴格管控,切實保障食品安全和環境健康。 綠色和平發布《紅牌出局——世界杯運動商品有毒有害物質殘留調查》,公布在全球16個國家(地區)采購的世界杯運動商品的最新檢測結果,發現81%的球鞋和35%的球衣被檢出含有全氟化合物、鄰苯二甲酸酯(俗稱塑化劑)等有毒化學物質殘留。其中,阿迪達斯的明星產品獵鷹(Predator)球鞋,檢出全氟辛酸最高超標近15倍。這項工作使得阿迪達斯集團于同年6月正式發布聲明,宣布將從公眾知情權和全氟化物淘汰兩方面實踐去毒承諾。 綠色和平在報告《童流河污——奢侈品牌童裝有毒有害物質殘留調查》中指出,包括愛馬仕(Hermès)、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范思哲(Versace)等在內的8家全球知名奢侈品牌童裝中發現多種有毒有害物質。綠色和平要求這些品牌立即消除其供應鏈中使用和排放的有毒有害物質,做出無毒承諾。在后續調查中,綠色和平發現博柏利(Burberry)、阿迪達斯(Adidas)、迪斯尼 (Disney)等12個國際知名品牌的童裝全部被檢測出有毒有害物質,其中超三分之一產自中國。綠色和平要求這些品牌立即消除其供應鏈中使用和排放的有毒有害物質。Burberry品牌于調查報告發布兩周后公開發表去毒承諾。 同年,綠色和平發現石獅市伍堡工業集控區內19家印染企業在集中處理廢水時通過長達2.4公里的深海排污管將污水排入南海,這揭示了我國深海排污情況的冰山一角。綠色和平呼吁中國政府盡快落實《危險化學品環境管理登記辦法(試行)》的執行工作,推動企業公開污染物排放與轉移信息,接受公眾監督,并逐步淘汰有毒有害物質在各行業中的使用。 10.?2015年項目 綠色和平發布《極凈之境?——全氟化合物(PFCs)雪地污染調查》,通過抽驗來自全球10個偏遠地區的雪及湖水樣本,發現這些沒有人類活動的地方均受到環境激素“全氟化合物(PFCs)”的污染。PFCs是人造化學物質,不但會污染環境,部分PFCs更會影響人類的內分泌系列,甚至致癌,但由于PFCs具有防水防污的特性,常被應用于戶外防水用品。因此,綠色和平呼吁戶外品牌盡快淘汰PFCs及其他有毒有害化學物質,同時呼吁各國政府遵從預防性原則,全面限制PFCs這類化學物質。 綠色和平發布《“鉛鋅”萬苦:云南省蘭坪鉛鋅礦污染調查報告》,指出亞洲最大鉛鋅礦云南省金鼎鋅業在蘭坪縣炸山采礦,冶煉廠與蘭坪縣金頂鎮距離不足百米,當地農田土壤重金屬超標嚴重,兒童血鉛超標,周邊植被均被污染和破壞。綠色和平要求金鼎鋅業和當地政府盡快安排村民搬遷,同時要求云南省政府應盡快檢討有色金屬行業規劃,并做出改進。 綠色和平發布最新“去毒”時尚排行榜,對全球29個主要時尚品牌供應鏈中有毒物質的使用和排放、整治水污染的表現進行打分。Zara、阿迪達斯和巴寶莉等品牌由于積極履行去毒承諾遙遙領先。綠色和平同時也呼吁愛馬仕與美特斯邦威等11家品牌立刻做出去毒承諾,消除供應鏈中的有毒有害物質。

你能做的

參閱綠色和平防毒數據庫和無“毒”消費品指南,做更有自我保護和環保意識的消費者。 支持綠色和平監察企業、工廠環境信息公開、發表有毒有害物污染調查結果,推動政府落實信息公開法規、進行清潔生產和公眾知情權等防治污染工作。其中,我們把向相關政府部門申請的步驟簡單歸納為: ① 要對自己身邊的污染狀況進行調查研究,確定企業是否存在信息公開不明的狀況,并明確自己所需的環境信息。 ② 通過當地環保局網站查找當地提交申請的方式:包括在哪里獲取申請表,提交申請表時所需的證件、材料,以及了解當地環保局的工作時間等。 ③ 下載和填寫環境信息公開申請表,按各項要求準確填寫。 ④ 向相關部門提交申請表,并留好回執,等待回復。 監督污染者。例如及時向環保部門舉報污染企業的信息。(如有好主意,歡迎來函綠色和平)

分享  
點贊  
13

閱讀數:86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