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失落天堂的神山圣水:融合傳承與變革的森林人 —原始森林與人·西南篇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6日。香格里拉普達措國家森林公園中俯瞰碧塔海。碧塔海湖面海拔3500米左右,其中有第四紀冰川遺留下來的活化石——碧塔海重唇魚。自從建成普達措國家公園之后,保護地面積擴大,碧塔海自然保護區區域成為了國家公園的核心區。從傳統文化、森林資源、生態旅游等各個角度來說,森林保護都成為了頭等大事。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碧塔海派出所森林公安在巡山途中小憩。在這里的森林公安和保護所主要負責風景名勝區核心區的管理。冬季防火期時,防火巡山情勢嚴峻,一般出山都是3-5個人。他們巡山都有特定的路線,通常早上8點出發,下午6點回到所里,晚上還需要輪班以防夜火。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碧塔海派出所森林公安在牧民卓瑪家中拜訪。森林公安們巡山時常去林區中拜訪當地老百姓,登記與核查林區生活的人;同時還要進行防火宣傳、交代各家的責任、處理鄰里糾紛等等。卓瑪家的林場位于自然保護區管轄范圍內,家中70多頭牦牛平時由老兩口放牧看管。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碧塔海派出所森林公安在牧民卓瑪家中拜訪。森林公安出警時每天巡山都要和牧民、護林員聯系看看有沒有新的情況,比如在普達措以前就抓住過從稻城等地翻山過來偷獵的人。長時間的宣傳教育加上藏民本身對自然的崇敬使得牧民對保護區的森林都有很高的保護意識和自覺性,與森林公安彼此之間也都很熟絡。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碧塔海派出所馮所長在照顧一只翅膀受傷的禿鷲。森林公安日常工作的一部分是野生動物救助。有些野生動物因為受傷等原因無法再回歸自然,森林公安會向有關部門申請長時間喂養,這只禿鷲是2016年春天救回來的,所里現在還養著一只年邁的黑熊、幾只毛冠鹿。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6日。普達措國家公園美景。公園內游覽觀光大巴走緩沖區內的防火通道。自然保護區內森林防火非常重要,園區內崗擦壩草甸夏季牧場旁的林區幾十年前由于雷擊火災造成了損失,經過多年的自然恢復才成為林相較好的天然次生林。森林巡護員日常工作單調重復,但卻不能馬虎。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6日。普達措國家公園里的建塘森林管護站的森林巡護員出巡。通常在林子里一天只能簡單帶點干糧,也會有當地牧民在無人的牧場小屋里備一些工具,讓巡護員們可以落腳補給。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6日。普達措國家公園洛茸村村民正在打青稞。男主人是普達措國家公園的巡護員,因為家就在公園的自然村落里,所以可以幸運地和家人住在一起。每天巡山回來后,他還需要負擔家里的農牧活。大部分牧民家庭都是老人留守,年輕人在城里上學或工作,在國家公園內做巡護員可以照顧家里更多一些。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3日。云南省香格里拉市納帕海。目前,保護區的科學監測、生物多樣性本底工作等科研工作也被納入了保護區工作人員的重要日程中。今年是1998年以來水量最豐富的一年,旱季本應變為草甸的地方依然是一大片“湖水”。大水不退,前來過冬的黑頸鶴們沒有落腳地,受到棲息地變化影響的可能性很大。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納帕海自然保護區牽馬的藏族大媽。保護區區域內有2個行政村和15個村民小組,沿襲著傳統半牧半農的生活方式。除了日常的巡護工作,濕地保護成了近年生態保護的熱點,新的工作也多了起來。保護區今年剛剛申請通過了一筆可觀的項目經費,用于村民退田還濕、濕地保護等生態補償。今年6月保護區首次對其中5個自然村進行生態補償,鑒于放養的藏香豬會習慣拱草甸給濕地環境帶來破壞,目前保護區還給老百姓用于圈養藏香豬的補貼,每戶3000元/年。未來,這項工作會拓展到更多的村落。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3日。云南省香格里拉市納帕海自然保護區的濕地實驗地,這片濕地修復是保護區工作人員們的心血。過去兩年內,這片區域不允許任何非野生動物進入,牧民們可以按約定時間進入割草用于喂養牦牛。目前這里是濕地保護做得最好的一片區域,今年還會有另外1000多畝的實驗地采用同樣的方式進行保護。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8日。云南迪慶州德欽縣白馬雪山自然保護區生態監測站。提布站長和護林員農布表示,日常巡護工作中最緊缺的是羽絨服和沖鋒衣,尤其是冬季巡山。對于護林員來說,對該區域的森林保護工作異常艱巨。護林員會針對不同區域有不同的分工和路線,每天需要徒步十多二十公里。如果要深入保護區,需要徒步5-7天才能進入最核心的原始森林。政府通常只發放普通外衣和勞保軍鞋,且2014年起,已停止了發放。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8日。云南迪慶州德欽縣白馬雪山自然保護區U形谷內牧場。白馬雪山自然保護區內有9000多人居住,有些村的集體林還在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域,目前保護區也在規劃如何合理地進行牧民搬遷。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5日。從香格里拉縣城出發通往普朗銅礦的中木路邊牧場,當地牧民正在照顧出生不久的小牦牛。村子里大多數人還是以青稞種植和牦牛養殖為主。作為迪慶藏區傳統產業,林牧矛盾曾經是影響森林生態系統的穩定性和發育過程的主要原因之一。天保工程后,以可持續旅游和可持續森林經營(林下產業發展與轉型)來實現環境和收入的相互增益,成為當地人們關注和探討的主要問題。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5日。吉念村的老人回舊址割牧草。4年前政府修電站,村落舊址變成了小中甸水庫,村子生態移民到了海拔更高的地方,政府以1.6萬元/畝的價格進行了補償。現在村里放牧的人不那么多了,許多人轉行做起了旅游相關的營生,比如農家樂和銀器展示。解決好轉產轉業農牧民的長遠生計問題,是當地還在探索的話題。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6日。普達措國家公園里的自然村落洛茸村村民正在篩青稞。家中男主人是普達措國家公園的護林員,兒子在這里做保安。除了國家公園旅游反哺資金、國家生態效益補償,還有自己務農放牧的收入,村中每戶人家不低于五六萬收入。當地的牧民對此表示滿意,覺得珍惜自然的傳統觀念和森林保護新理念的融合,他們獲得了切實的好處。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6日。普達措國家公園里的自然村落洛茸村年紀最大的老人農布在家人打青稞時負責照顧年幼的重孫女。好的生態環境更利于香格里拉旅游業的發展,普達措國家公園的負責人松大哥表示,大家靠旅游業、國家生態補償和適度放牧可以獲得足夠的收入,對于普達措本身的環境也就更自發地珍惜。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納帕海上撐船的藏族小伙子,平時他們是濕地附近自然村落里的農牧民,靠著青稞種植和牦牛、藏香豬養殖為生。納帕海保護區“退田還濕”的工作剛開始不久,現在農閑時他們會有一些生態旅游的收入。從2016年開始,保護區生態補償會逐漸覆蓋到更多的村落,濕地邊的村民們也將面臨著更多改變。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30日。《舌尖上的中國》所記錄的“松茸之鄉”——云南香格里拉市建塘鎮吉迪村山中原始森林。得天獨厚的原始森林養育了珍貴的野生菌,每年7月中旬至9月末,松茸采集成為了村民主要的工作,除了農牧,發展林下經濟也成了脫貧致富的新途徑。2013年至今,吉迪村通過扶貧科研項目建立了“松茸示范基地”封山育茸,基地重點核心區僅占了管護林地的5%,但松茸產量和質量卻有了迅速增長。當年,4個村小組每戶的松茸收入翻了5-6倍。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松茸之鄉”吉迪村打完青稞的牧場上,吉迪村村民江楚一家和鄰村親戚恩主小聚。封山育林、科學地推行林下種植是保護原始森林的生態環境同時有效利用森林資源的嘗試,不與人爭糧、不與糧爭地、不與地爭肥、不與農爭時,“封山育茸”的林下經濟成為村民們放牧之外的主要經濟來源之一。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27日。云南香格里拉市“松茸之鄉”吉迪村,吉迪村村民江楚夫婦正在招待遠來的客人。村子被質量極好的原始森林環繞,除了日常農牧,松茸采摘和生態旅游等成為了村民新的收入來源。而隨著野生菌產品的走俏,野生菌掠奪性種質資源開采也成為了林下經濟發展和森林保護的一個問題。吉迪村通過扶貧科研項目嘗試建立的“松茸示范基地”封山育茸,在嘗試解決森林資源需求和保護的沖突。

  • 作者:?肖詩白/Greenpeace綠色和平

    2016年10月30日。云南香格里拉市“松茸之鄉”吉迪村,村民江楚正在粉刷房屋外墻,旅游接待也是這位藏族主人的工作之一。具有科技含量的林下經濟和生態旅游讓藏民造林、營林、護林的積極性更高。對林業和生態保護方面的投入增加,林地資源荒廢和毀林采薪的人家減少,農牧民收益反而增加,讓他們更愿意保護森林資源。

分享  
點贊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