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大魚的海洋

“背山靠海,遍地皆石”的石島是山東乃至全國最主要的魚粉產地之一。這個完全依靠漁業的產業每年消耗了數百萬噸的野生資源,卻依然處于“吃不飽”的狀態,原因就在于,那些被用來制作魚粉的原料——幼雜魚,是幾近枯竭的中國近海最后的漁獲。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6日,山東石島,正在石島碼頭卸貨的中國漁船。石島隸屬于山東省榮成市,因“背山靠海,遍地皆石”而得名,顧名思義,這里很難發展種植業。好在守著黃海,石島發展出了漁業、船舶制造和水產交易等產業,中國北方最大的漁港就坐落在此。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7日,山東石島,工人正在碼頭上卸貨,漁獲幾乎全是手指粗細的小魚。現在,石島所隸屬的榮成是全國最主要的魚粉制造地,而制造魚粉的主要原料之一,就是這種體形小、價值低、種類雜的小魚,當地漁民將它們稱為“飼料魚”。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飼料魚不光是最近、也不光是只在黃海海域出現。圖為2014年10月16日,東海海域一條拖網漁船的一網漁獲,除了一條成年帶魚,其余都是飼料魚。拖網是中國最主要的漁船類型,每年捕撈量約占中國海洋總捕撈量的一半。綠色和平的調研顯示,全國拖網漁船的漁獲物中,平均一半都是飼料魚。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8日,山東石島,漁民正在整理漁獲物。近海的小船出海一次,一般可以帶回一、兩百斤漁獲,需要多名工人花費近一個小時,把值錢的魚蝦從雜魚、垃圾、海草和破漁網中分揀出來,剩下的飼料魚就被魚粉廠買走了。多年來,漁民和魚粉廠已經建立了穩定的供給關系,漁民捕撈的飼料魚,通常都會固定地賣給同一家魚粉廠。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7日,山東石島碼頭,分揀完畢的飼料魚會被魚粉廠收購,在碼頭旁邊的冷凍廠被壓縮成魚板后裝車運到工廠。一對30多米長的雙拖網漁船,出海十天左右可以捕撈十幾至二十幾萬公斤的飼料魚,要用7、8輛這樣的大卡車才能運完。據管理人員說,石島港有1000多艘這樣的拖網漁船。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7日,山東石島碼頭,除了正在裝車的飼料魚,還有正被當做貨物卸下的鯊魚尸體,這些鯊魚將主要被用于加工魚翅。漁獲中的鯊魚大多來自漁船的兼捕,據估計每年捕撈量在1萬到1萬5千噸左右,這些對鯊魚種群來說都屬于非必要性死亡。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7年12月17日,石島管理區里的魚粉廠。山東榮成的魚粉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一半以上;榮成市現有61家魚粉廠,一半多都在石島。據石島一家中型規模的魚粉廠老板介紹,他的工廠每天可以消化600至700噸原料,產出150噸左右的魚粉,但由于原料供應不足,工廠其實是“吃不飽”的。為了滿足工廠的產能,包括他在內,石島當地不少魚粉廠老板組建船隊出海捕撈,為自己的工廠提供原料。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5日,山東石島的一家魚粉廠的原料場內,工人正在用鏟車運送冰凍的飼料魚魚板進入加工車間。這些魚板由成千上萬條的小魚壓縮而成,經過前處理、蒸煮、壓榨、干燥、粉碎等工序,最終成為干燥的蛋白質粉末,再被用于制作動物飼料,比如魚、雞、牛、豬甚至是貂。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5日,山東石島的一家魚粉廠內,綠色和平調研人員正在檢查一塊魚板,在里面看到了大量有食用價值魚類的幼魚,包括帶魚、黃鯽、鮐魚。中國自1954年開始生產魚粉,當時只有上海魚品廠和青島海洋漁業公司水產品加工廠設有魚粉車間,魚粉主要是為了處理掉加工魚品的下腳料、變質魚和低值小雜魚蝦等的副產品。但隨著近海漁業資源狀況的惡化,漁獲物中飼料魚的比例越來越高,魚粉廠的規模也越來越大,并逐漸發展成為一個完整的產業鏈。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5日,山東石島的一家魚粉廠的原料場里,堆放整齊、等待加工的飼料魚魚板。魚粉在生產過程中會排放大量的廢水廢氣,為了整頓市容,在過去幾年,榮成開展了集中治理,關閉、合并了多家小工廠,并要求保留下來的工廠必須配備合規的排污設備。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5日,山東石島的一家魚粉廠里,機器正在把一塊塊由垃圾魚凍成的魚板打碎,對原料進行前處理。除了使用分不清種類的垃圾魚,山東的魚粉廠也大量使用鳀魚作為原料,這種俗稱“離水爛”、“老眼屎”的銀灰色小魚是鲅魚、帶魚的主要食物,過去根本入不了當地居民的眼,更別提拿來吃。然而,隨著野生魚類資源衰退,養殖業逐漸興旺,鳀魚成了做魚粉最好的原料,也開始成為當地漁民捕撈的對象。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5日,山東石島的一家魚粉廠里,工人正在流水線上工作。包括水產養殖在內,由于養殖行業對飼料需求越來越大,國內養殖業對魚粉的消耗,從1984年的大約25萬噸,到1994年上升到大約80萬噸,再到了2014年,已經上升到200萬噸。為了配合產業規模的擴張,魚粉加工的機械化程度也越來越高。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7日,山東石島的一家魚粉廠里,工人正在將生產好的魚粉裝袋和裝車。這些魚粉將被運往全國各地的飼料加工廠,加工成各種配合飼料后再轉賣給養殖戶喂養各種魚類和家畜。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7日,山東石島的一家魚粉廠里,一個渾身沾滿了魚粉的工人。即使是正規的魚粉廠,廠區里也會有一種混合著魚腥味的特殊味道,而那些不太正規的小型魚粉廠,車間里則往往充滿了普通人難以忍受的腐臭味道。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7日,山東石島一家魚粉廠里的工人。每每提到魚粉,這里的魚粉廠老板都會自豪地說,我們這里是全國最大的魚粉生產基地。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5日,山東石島一家魚粉廠的成品倉庫里,魚粉正在從房頂的傳輸帶上一點點撒下,堆積到一定高度后,再由工人包裝出廠,銷往全國各地。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6日,山東石島,女人們在碼頭邊織補漁網。為了更好地管理漁業資源,我國出臺了一系列漁業管理規定,包括規定禁漁期、禁漁區、漁網網眼的尺寸、準用和禁用漁具的類型等等,但對飼料魚的捕撈和交易卻缺乏系統性的管控。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6日,山東石島,工人在漁船上準備用于不同的海域的漁網。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水產品消費國,近海無魚,為了滿足國人的需求,漁業向遠洋和水產養殖兩個方向轉移,其中水產養殖行業的快速擴張為這些體型小、品質差、無法為人食用的飼料魚提供了巨大的市場需求和穩定的經濟收益,可卻又反過來刺激了漁業資源的進一步惡化。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17日,山東石島碼頭上,漁網里的一只河豚幼魚。這只河豚屬東方鲀類,很少被人用來直接食用,所以即使漁民捕撈到這類魚,通常會直接丟棄或者做飼料原料。東方鲀類里有些優質品種(如紅鰭東方鲀、暗紋東方鲀)的資源在很多海域已經衰退,因此,管理部門也在這些海域開展了這些物種的增殖放流活動,以期修復生物種群。

  • 作者:?朱立/Greenpeace

    2016年12月,山東石島,漁網里的兩條小魚。近海無魚的出路到底在哪?靠海吃飯的漁民說,“船少一點、網眼大一點,讓小魚長大再捕,就不愁沒有好魚”;漁業資源研究者說,“使用替代飼料,或是生態養殖,任何魚蝦的養殖都可以實現使用‘零’魚粉飼料”;關心海洋的藝術家說,“我們如果不是僅僅把海洋看做我們的食物來源,其實,海洋可以給我們更多”。

分享  
點贊  
18